距离开展还有85English
 

媒体中心

MEDIA CENTER

86人化妆品行业前三季度:一边赚钱,一边“哭穷”

2021-11-26




一边赚得盆满钵满,一边直呼成本压力大,化妆品企业前三季度为何如此“自相矛盾”?


值得关注的是,尽管今年前三季度的业绩大涨,但是国内外化妆品巨头们三季度销量下滑、净利润亏损、产品涨价等现象也令其最后一个季度的业绩走向“扑朔迷离”。



化妆品巨头今年前三季度实现业绩大涨,仍在财报中表示因压力过大并上调产品价格。


国外与国内化妆品品牌业绩均有提升

“今年前三季度,国内化妆品市场上有最激烈的竞争和最重的压力。”一位国内化妆品企业负责人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写道,化妆品企业仿佛在坐过山车。

无论是外资化妆品巨头、还是国产化妆品龙头,均在前三季度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。据整理的七家国产化妆品上市企业、八家外资化妆品上市企业前三季度的财报,法国化妆品巨头欧莱雅领跑业绩榜单,营业收入达到231.9亿欧元(约合1724.2亿元人民币),比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还增长了9.3%。虽然宝洁、联合利华三季度的化妆品业务营业收入高于欧莱雅,但整体收入仍稍逊一筹。

国内市场仍是外资化妆品巨头的“必争之地”。欧莱雅集团在国内市场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同比2019年大增42.8%;前三季度,国内市场份额在资生堂集团整体占比中达到了23.7%,资生堂中国大陆三季度零售销售额实现同比增长8%,高档化妆品整体零售销售额同比增长超35%,其中高档化妆品电商渠道增长了40%以上;欧舒丹也在财报中表示,国内市场对整体销售额的贡献最大,这归功于活跃的网上及实体销售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今年前三季度,国内A股化妆品企业的头把交椅之争异常激烈,上海家化以58亿元的营业收入成为国内卖化妆品收入最高的企业。据记者不完全统计,今年前三季度,营业收入超过20亿元的国内化妆品上市企业已经达到了七家。除去家庭清洁产品,上海家化化妆品收入与贝泰妮、珀莱雅、水羊股份、华熙生物、青松股份差距均很小。

化妆品行业真的如“成绩单”呈现的那样风光吗?上述化妆品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虽然前三季度业绩不错,但是今年化妆品企业依然很难。尤其是三季度,化妆品企业不得不为自己的盈利能力担忧。



化妆品企业为何“自相矛盾”

一边庆祝业绩大涨,一边担忧利润缩水,今年化妆品企业有些“自相矛盾”。

“今年以来,化妆品原材料价格就一直在上涨。”上述化妆品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国庆节之后,部分原材料的价格每吨上涨超过2000元,这令很多企业都难以接受。

据上述化妆品企业负责人提供给记者的原材料报价单,巴斯夫、陶氏、杜邦等原材料供应大厂均将每吨原材料的价格上调了500-6500元/吨不等。而据他介绍,原材料最新一次涨价在10月中旬,而今年以来原材料已经多次涨价了。

原材料压力反映在了巨头们三季度的财报中。三季度,诺斯贝尔母公司青松股份净利润亏损了6198万元,同比下降147%;宝洁净利润同比下滑4%,其称这是因销售成本上涨13%导致。

面对压力,化妆品巨头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涨价。宝洁预计,2021年7月到2022年6月,公司受到原材料和运费上涨的不利影响分别为21亿美元(约135.65亿元人民币)和2亿美元(约12.92亿元人民币),高于上一季度共19亿美元(约122.73亿元人民币)的预期。公司将提高部分家庭日用品价格,包括美容类产品、口腔类产品和剃须护理产品等。联合利华三季度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仍实现了销售额的增长,其财报中显示是因为产品销售价格同比上涨4.1%。

“国产品牌在未摸清市场行情前哪敢轻易涨价。”上述化妆品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三季度也赶上了“双11”大促,本身就依靠低价来吸引消费者,此时如果宣布产品涨价,势必会影响销量。


四季度业绩何去何从

值得关注的是,今年三季度或已经成为国内化妆品行业截至目前遭遇的近十年的“最冷消费季”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今年9月,我国化妆品零售总额增速为3.9%;7月,同比增速在2.8%;8月增速为零。而在去年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时,9月的增速也达到了13.7%。

化妆品巨头们四季度的业绩何去何从?红杉资本的一位医药行业分析师表示,电商节多在四季度。化妆品行业在四季度会有很多促销活动,每年四季度整个行业利润几乎占全年的一半。化妆品行业四季度的利润仍然可以期待。

一位长期观察A股化妆品上市企业的投资者则对记者表示:“进入三季度,化妆品行业整体销量增速持续放缓,此前的行业增长红利以消费分层升级为基础,由媒介变迁和线上渠道高增长驱动。而目前,媒介变迁和线上渠道的发展进入瓶颈期。我认为化妆品行业阶段性增长的红利期已经接近尾声了。”

值得关注的是,业内人士认为,对于国产化妆品企业,尤其是新锐彩妆品牌,短期内或无法摆脱利润阴霾。天勤品牌咨询CEO罗文琴表示,彩妆品类消费者本身的消费忠诚度低,同时消费者对价格又相对敏感。在高营销投入下,这些品牌经常陷入低利润、甚至无利润局面。除去品牌创建初期的策略性亏损因素,这种短期内无解的利润阴霾的状况或将持续。


本文来源:齐鲁晚报